万搏manbext登录网址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公告  院系新闻

刘拥华博士承担的上海市社科规划课题举行开题沙龙

作者: 发布日期: 2013-12-23   浏览次数 131

1117号下午4:302009年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政治社会中的德性与自由:涂尔干再研究”开题报告会在闵行学术沙龙举行。与会人员有社会学系文军教授、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葛四友副教授、崇明副教授、上海师范大学夏继森博士以及社会学系研究生黄锐等人。

项目主持人刘拥华博士首先从法国现代社会学家布迪厄与经典社会学家涂尔干的关系讲起。涂尔干说社会是神圣的,布迪厄则说,社会是以无意识的方式支配着人们的心智结构,权力即是以此方式实现的,这是后神学时代的意识形态。可以说,两人的理论观点在某些方面形成了鲜明的对立。因而,在对布迪厄持续关注的基础上,进入到涂尔干的世界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在涂尔干那里,德性与自由构成基本的张力关系。换言之,我们必须面对现代社会所开启的各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是机遇与危机共存的。一方面是传统社会纽带的解体,社会容量与社会规模不断扩大,社会的控制不断弱化,人与人之间的机械团结不复存在,在此,个人主义必然生成。另一方面是个人独自面对上帝,利益成为支配性的原则,在此意义上,个体能够演变成赫希曼意义上的利益主体或者福柯意义上的纪律主体吗?深度自我是否可能?怎么办?涂尔干的方式是通过建构社会事实,从而用社会决定论来规定个人主义,实现作为现代宗教的道德个人主义的出场。道德个人主义是指涉一种对人类尊严至上的认同,它是涂尔干论述现代社会纽带的核心,它是一种集体性的社会意识,对于统合社会整体、整合社会部分不可或缺。这同时意味着一种神圣社会的出场。神圣社会需要在两个方面实现其持存,一方面是在物的意义上实现物质性的持存,这是通过作为社会表象的神圣人而得以实现的;另一方面是需要在心的意义上实现持存,这是通过作为社会表象的宗教而实现的。

换言之,通过神圣人和宗教(这两个过程不能分开,图腾崇拜就是在创造神圣社会的同时建构出神圣人的形象。经由图腾崇拜,氏族成员本身也具有神圣性,因为每个人都分享了图腾本身的宗教性。因此,图腾崇拜确认了三种东西为圣物:图腾、图腾标志和氏族成员本身),作为集体意识的神圣社会得以实现再生产,这是一种在集体性生活的意义上实现的激发和维系。换言之,作为一种集体生活的宗教对于集体意识的再生产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进一步而言,什么是集体生活?那便是我们不得不说到的法人团体与宗教生活。而在此基础上,涂尔干实现了其“社会作为理念”(societyastheideal)的总体性阐述。

随后各位老师对刘拥华博士的思路展开了充分的讨论,下面的文字主要摘取了针对开题内容所展开的批判性方面。文军教授认为,对德性与自由研究的关键点到底在哪里?能否用一句话来概括研究的问题和核心?涂尔干的社会理论与韦伯、马克思的理论区别何在?虽然刘拥华博士在开题中提到了个体与社会的关系,但涂尔干的思路属于唯名论、唯实论以及互动论当中的哪一种?道德的界定很多,但涂尔干又是从何种意义上来讲的呢?另外,文军教授认为,开题应与申请的课题主题紧密相扣。文军教授还认为,作为文本研究,可能不需要某种创造性,忠实文本即可。在思想家中,思想家的理解可能是前后矛盾的,比如韦伯对理性的解读。那么,涂尔干理论的前后理解之间是否存有差异性呢?这是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文军教授还提到做理论研究的方法论问题。做实证研究讲究方法,但做理论研究则欠缺这方面的意识。如何在理论研究当中使用恰当的方法?文本阅读吗?如果文本是错误的,怎么办?我们阅读原始文本的时候,如果不系统地去阅读,则会形成误读和片面的理解。他还以德里达的解构主义概念为例进行具体的说明。德里达本人认为翻译对其文本的理解存在很多的问题。他不承认他的理论观点能够解构一切。他还特别强调,思想家晚期的思想更有解读的必要性,因为这个时候的思想最为成熟。可以通过读晚年的作品来回应和弥补早年的思想。

崇明副教授认为,这一研究非常有意义,与他进行的托克维尔研究有诸多相关之处。面对现代性形成当中产生的危机,我们该当如何?现代社会正当性如何实现?质疑现代性的话语非常之多,如何理解这其中的紧张与悖论?涂尔干关心的核心问题还是个人的问题,这也是托克维尔的问题,即如何使个体能够成为合格的公民,有道德责任意识的公民。托克维尔的途径是政治和宗教。这与涂尔干十分相似,亦是18世纪后期19世纪早期法国思想传统的主流。他认为,刘拥华博士开题的核心问题始终不明确,使用的概念十分之多,这些概念如何在涂尔干的理论当中形成一个体系是成问题的。涂尔干对个人主义的理解和肯定,通过道德个人主义对个人主义进行整合,但如何实现整合则没有具体展开。现代个体,在思想史中,始终是受到批判的。典型的是,给了个人自由、权利等各种抽象可能,但个人有没有能力实现这种可能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甚至是一个不可克服的难题。个人主义没有这个能力,承担不了这种重任。换言之,如何发挥道德个人主义的整合作用始终是一个问题?托克维尔则是通过政治生活、政治结社来克服个人主义。崇明副教授还追问,道德个人主义与后面谈到的公共生活之间是什么关系?通过后者创造前者呢,还是什么?道德个人主义和公共生活的关系非常有必要搞清楚。什么样的神圣?概念需要界定清楚,在什么意义上定义神圣,这个概念出场的目的何在?这是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

夏继森博士的第一个感觉是觉得开题的内容与项目主题有点偏差,社会学的核心问题是个人与社群问题关系,是现代社会理论争论的一个关键问题,涂尔干的研究可能正好切入这一问题,但是涂尔干的研究的独特性何在?在涂尔干那里的身/心悖论是什么?是不是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异化?他认为刘拥华博士对身/心问题的解释不太清楚。还有必要对涂尔干进行逼问,涂尔干所提出的思路是否具有现实合理性。这一点是开题内容特别欠缺的。他认为,哈贝马斯所说的宪政民主才是现代社会的唯一解救之道。在这里,崇明副教授马上接过话题,他认为,夏继森这里的论断有问题。宪政民主与法人团体两者之间并不存在冲突。崇明副教授倒是认为法人团体的提法有问题,涂尔干所在的年代公团体很重要,但何者才是确定的法人团体,则是一个难题?夏继森认为,现代社会认同的问题很关键。崇明副教授接着认为,在现代社会利益主体与道德主体形成了冲突,这一点马克思曾经予以分析过。利益对道德构成了直接的威胁。关键是,道德主体与利益主体如何构成关联?

葛四友副教授认为一个大的问题是,开题的内容有点偏离课题内容。表达并不清楚。政治社会中的德性与自由,刘拥华博士想讲的是,现代社会的自由是要德性作为支撑的,如果没有德性,正如崇明刚才所说到的,自由就可能被滥用。换言之,个人没有资格和能力运用自由,这一点十分关键。对涂尔干的解读,肯定存在诸多分歧,那一种是最可靠的?你的解读为什么就是这种视角?涂尔干的资源对我们今天问题的解决是否具有价值?(为什么要回到今天?)觉得概念界定不严谨。对于关键的概念应该做一个清楚明了的说明,对于概念如何形成一个连贯的体系,概念之间的关联何在亦需要作出解释?

黄锐同学接着提出了几个问题,一、涂尔干的道德个人主义是否可能的问题?自由是否可能的问题?二、道德个人主义思想脉络问题?与他早年的哲学人类学以及宗教背景是否相关?三、关于用来维持稳定性的问题,即神圣社会再生产。是否还有另外一条路径,那就是教育。教育在涂尔干社会理论中的地位到底是什么?

沙龙在热烈而紧张的气氛中进行,取得了预想的效果,完满成功。


Baidu
sogou